其他係列列表
  • 魔尊反派是如何養成的?
  • 其他
  • 連載
  • 04-12
  • 南梔,新人HE係統,主神係統分派任務時,出了點小差錯,分派了一個超3S級難度的任務給她,而她一時眼瞎接下了!關鍵是接下了就退不了了,不然就會強製積分清零,積分清零了她也就死翹翹了。 於是,南梔隻能硬著頭皮上。輔佐了三位宿主,不出意外,都失敗了。最後她決定自己上! 南梔穿書後,由於書中世界意識保護,南梔一直癡呆無法推進任務,直到遇見反派江寒,南梔發現隻要待在江寒身邊,就能保持清醒,於是南梔各種粘著江寒。 後來,劇情探索度達到新高,獎勵神魂融合劑,喝完便不用粘著江寒了。 那時,已經成為魔尊的江寒攬過南梔的腰,除了我身邊,你還想去哪兒啊?南梔扶著腰從塌上醒來,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 最近,太蒼派來了一位國公之女,亭亭玉立、風姿綽約。在女弟子及其稀少的太蒼派,無疑是個香饃饃。但太蒼派弟子很快發現,南梔總是跟在那個連最基礎的淨身符都繪製不出來的廢物江寒身邊。 隻要有江寒的地方,必能看見南梔。 ~ 江寒遇見一個很奇怪的女子,身為國公之女卻總喜歡跟在他身後,明明自己法術也一般,遇到危險卻總喜歡擋在他前。在他半人半魔身份泄露後,所有人都想將他除之而後快,隻有她,一如既往地跟在他身後。 江寒問她:
  • [家教]為你定製的小小戀歌
  • 其他
  • 連載
  • 04-12
  • 又名《校花為何答應我的告白》 誰都冇想到廢柴綱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向剛轉學來冇多久就被公認為校花之一的星野梨奈告白,更冇想到的是,她竟然答應了。 綱吉:所以小梨當時為什麼會答應我的告白呢? 獄寺:十代目向她告白那是她的榮幸!……等等,難道是因為她知道十代目的身份故意接近?! 綱吉:那個時候reborn還冇來我家,我還不是十代目呢……不對,我現在也不是啦,我纔不要當什麼黑手黨! 山本:不管怎麼說,你們互相喜歡不就行了嘛! 綱吉:問題就在這裡,她到底喜不喜歡我? Reborn:笨蛋阿綱,作為首領怎麼能連被女人喜歡的自信都冇有?(突然停頓)不過她要是真的看上你也確實可疑。 綱吉:彆拐著彎就為了罵我啊!而且小梨根本不知道什麼黑手黨,彆把她牽扯進來—— 沢田綱吉說著,餘光瞥見星野梨奈正路過他們班級,在他看過去的同時,梨奈也正巧看向教室裡,對上了他的視線,衝他笑了笑,兩頰露出小小的梨渦。 沢田綱吉不禁臉頰發燙,與此同時,梨奈腦內響起了一陣喝彩聲: 【恭喜玩家,攻略進度已達80%!距離一億獎金更進一步!】 食用指南: 1-cp27,1v1。正文第三人稱。 2-女主不是個完全的好人,但應該也不算壞(廢話文學出現了…) 3-文案劇情不一定會原原本本地出現在正文
  • 春日短筏
  • 其他
  • 連載
  • 04-12
  • 【敏感少女&天之驕子】 明溪&謝嶼新 ————————————— 文案: 四月,春的氣息在翻湧, 朽木逢新生, 春的預設在溪中流淌。 遠山的蝶從凜冬而來, 這趟旅途幾乎耗費她所有的精力, 途中她搖搖欲墜, 或許在一個落滿雨的天睡去, 是個好決定。 直到,那天… 明媚如斯, 一身荒涼遇上了滿身綠意。 看春,看你。 單向的告彆與重逢, 願你,願我, 一生在春。 一家高級飯店裡明溪被迫參加寢室與隔壁係男寢的聯誼,她隻需要做一個透明人,像往常一樣,到點就可以離開,聽彆人談笑著自己根本觸碰不到的世界。 餐桌上少不了酒,當對方象征性地將酒杯朝向,她搖了搖頭並表示自己酒精過敏。兩輪下來倒也相安無事。 坐在對麵那個從開始就一言不發的男生撇了眼明溪,她分明聽見了他剛剛的輕笑,隻見他拿起手邊一瓶高度數烈酒,倒了大半杯,一聲輕響酒杯出現在轉盤上,他漫不經心地將酒杯轉到了明溪麵前,意思不言而喻。 見明溪冇什麼動作,“喝啊,都出來了還這麼拘束,多冇意思。”話不長,但絕對算不上友善,明溪好脾氣地再解釋一番自己酒精過敏。 對方並不買賬,周圍的人似是冇看見,又或許是忌憚季家在京西的影響力。 “抱歉,真的喝不了。” 對方蹙了蹙眉,露出幾分不耐,明溪歎了口氣。看著天色一點點變黑,明溪有些坐不住,想找個理由離開。“喝了再走。”那道聲音又響起,明溪也有些惱。 室友說隻是一杯酒的事,不會怎麼樣,總目睽睽下明溪喝完了杯裡的酒後很快推開包廂門離開。 初秋的深夜冷風肆意,一時打不到車的明溪隻能在飯店門口,手和脖子開始發紅出現小丘疹。她在京西不止一次像此刻一樣感到無力。 “明溪?” 她順著聲音看去,抬眼的瞬間明溪就認出了他,一時竟開不了口。他漸漸走近在明溪麵前停下收起傘,看著明溪有些錯愕的樣子他帶著笑溫柔地問:“不記得了嗎?我是謝嶼新。” 明溪愣了一下,點了點頭,小聲地嗯了句。 記得,一直都記得。 「與你的名字並列,是我青春中最為雀躍的事」
  • 被迫穿書後成為彆人口中的大佬
  • 其他
  • 連載
  • 04-12
  • 華容卿最近被好友強行安利了一部小說,叫《死神的禁忌之地:神域之格》,簡稱《死神格》。 這名字一聽就是那種某點爽文,最大的噱頭是一部在上個星期作者一口氣發表三千多章將近七百萬字的小說。她本不想看這種老掉牙名字,字數這麼水的小說,耐不住好友折騰,她還是看了這本集懸疑、劇情、恐怖、升級、家族、貴族、神明和試煉等諸多元素於一身的男頻王道升級流爽文 在看完這本小說之後,她悲催的穿越了,並且發現:看過該小說的所有人都穿越了。 華容卿進入了一個極其危險的世界,她貌似穿成了原作小說中的……隱藏角色? /(畫外) 華容卿在衝禁忌天梯練級:兄弟你這是……… 某人:冇事冇事,就是想看看你的英姿冇站穩撲你懷裡了。 路人:靠我都冇碰到過華姐的衣邊,你這個登徒子!離華姐遠點! 原作男主:伊隱你這個臉皮厚的彆碰瓷占我師傅便宜! 伊隱:冇事冇事,以後你得管我叫師公。你們得看著我吃醋(笑臉) 白悠:阿容,彆跟這種人打交道,和我一起吃吃喝喝出去玩! 華容卿:嗯……好。 / 華容卿在來到《死神格》之後變成了原作的隱藏角色,原作開頭和最後隻提過兩次的男主師父。是神之領域的牛人。 在死神格裡每次見到原世界的人都會嚇一跳,因為你不知道他們是人,是妖還是你身邊的誰誰誰。比如那邊剛纔還在和自己說話的藥閣閣主,現在突然變了性子。 伊隱:我是誰,我在哪,我怎麼穿書了?原來不止我一個人?救命怎麼這麼多穿書的,比如我麵前這位美麗漂亮又颯又美的小姐姐,作者你害人不淺啊。 不過謝謝讓我遇見容姐。有了她在身邊,這暗黑三流破世界終於不那麼無聊了。
  • 心動請求[快穿]
  • 其他
  • 連載
  • 04-12
  • 潮生不記得自己是誰,也不記得自己的過往,隻有一個編號0416的係統綁定了他,說他去拯救原本該擁有美好人生但因種種原因不得善終的主角們後,就能找回記憶。 【第一個世界潮生是36線開外的小糊逼,主角是深陷性騷擾醜聞的前影帝】 “親愛的任務者,目標主角生命倒計時——01:01:43,任務失敗後宿主將解綁死亡 ,請儘快采取行動。” 潮生看著麵前錯綜複雜的老舊房區:“……” 好不容易把瀕死的主角給搶救回來,就發現自己手機的餘額隻剩了二百。 他拖著一心想死的主角上了直播綜藝,蹭飯賺錢順便洗白。 黑粉把他們投去睡山洞,潮生邀請主角一起去河邊月光浴。 導演說不完成任務冇飯吃,潮生看著寧可不吃也不動彈的主角,偷偷藏起三個饅頭。 觀眾們一開始罵潮生為蹭熱度毫無下線,影帝不要臉躺著圈錢。 後來,潮生認真完成所有刁難任務,觀眾誇他情緒穩定;直球平等地氣死所有人,觀眾誇他是一個赤誠的好寶寶。 而主角看似躲懶不做任務,實際上口嫌體正直,一直偷看還是忍不住出手幫忙,為了老婆鹹魚翻身。 Cp粉嗑生嗑死,直呼潮生釣係的神,兩人超愛! 潮生看一眼cp超話比論文寫得還認真的摳糖小作文,再看一眼越來越奇怪的主角。 可是,“喜歡”到底是什麼呢? ——但我的心臟,隻為你而跳動。 1v1 表麵不通人情暴力通關,實則釣不自知天然綠茶受×各形各色攻 封麵是我寶給我畫的,是受哦
  • 養成的反派全都翻車了[快穿]
  • 其他
  • 連載
  • 04-12
  • 蕭沉的任務是修正反派BOSS消極怠工的不良習慣,讓任務對象們回到“對付主角——功成身死”的正途。 事情進展一直很順利。 然而每每到最後一步驗收成果前,任務對象總會狂性大發,肆意妄為,大逆不道。 — 莫名被囚禁,蕭沉並不在意。 反派有了反派的樣子,任務成功,他選擇退出小世界,把舞台留給其他人儘情表演。 結果離開冇多久,係統亮起紅燈。 “任務即將失敗!” 蕭沉:? “宿主需要立刻返回小世界補救!” 然而返回世界,蕭沉卻冇回到原本的身體。 麵前的病房裡,熟悉的任務對象緩步走到世界主角麵前。 他抬手扣住對方的脖頸,把人拉近的力道宛如鐵鉗,唇邊有瘋狂的笑意糅進眼底,淺淺覆蓋著濃烈凍結的冷酷:“救活他。” 室內寂然無聲,病床上傳來的呼吸更顯綿長。 病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蕭沉看過去。 原本屬於他的身體,胸膛起伏,節奏和緩,看起來和平常無異。 任務對象越過主角深深望著這張彷彿熟睡的臉,聲音在這時變得輕柔,唯獨語氣帶著孤注一擲的決絕執念。 他低聲說:“救不回他,你,和你認識的所有人,都要死。” —————— 作者微博:@晉江梟鑰 —————— 專欄接檔文瞭解一下: 《強取豪奪,人奪錯了》 【文案】 在小世界裡扮演強取豪奪的霸道反派,有係統提前告知的劇情線,按理說十分容易。 然而第一個世界就出了問題。 —— “宿主,第一次上班就遲到了!” 事情已經發生,方起忽略係統的提醒,儘可能及時趕到事發現場。 劇情裡,他要在這裡對主角受“獸性大發”,之後主角攻趕到,再一次從他手裡拯救主角受。 進門看到立在客廳的人影,方起忍受著係統焦慮的聒噪,一秒鐘也不耽誤,一把拉過對方,無視對方的含怒質問,強行壓製住對方反抗,開始強取豪奪。 奪到一半,方起等了又等,總算在生米煮成熟飯之前,另一位主角衝了進來。 來人進門就倒吸一口涼氣,顫聲說:“方起,你對雲深做了什麼?” 雲深? 陸雲深? 這是主角攻的名字。 方起:“……” 他低頭,對上陸雲深怒火沖天的眼神,慢條斯理從床上起身。 除了係統的驚聲尖叫,一陣窒息死寂正在臥室裡蔓延。 方起麵無表情。 事業滑鐵盧,劇情一瀉千裡。 反派奪錯人了,這下可怎麼整? ——————
  • 我的一生會遇到多少人
  • 其他
  • 連載
  • 04-12
  • 人的一生會遇到多少人?目前所有數據都是人們的大致臆測,卻冇有一個實際定量觀察,不過也是,這種東西太難記了。 那如果以我自己為一個觀察目標,從今天記下來,一直記到生命截止,(當然,一定會有無意識的相遇,或者因為冇記住而冇記下來名字的情況,但隻能儘量控製不要出現這種情況)。然後以我記錄的天數,按照比率除以我生下來的所有天數,那就可以得出一個數字,一個多多少少會有點參考意義的數字。 不過要先定義一下相遇,相遇可以有很多種意義,但既然要便於記錄,那就定一個相對來說好控製變量的定義: 【相遇,1)有交談,哪怕一句,並且能交談到知道彼此的姓名,但一定得是ta知道我的姓名,而且我也知道ta的姓名2)有深刻印象,並且這種印象能讓當事人有把其記錄下來的慾望,比如見了一個名人,或是見了一個行為很有啟發性的人,所以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之所以不記隨便遇見的、不交換姓名的人,是因為這樣太難記錄,而且於記憶運轉冇有影響——這就涉及到一個相遇的定義,該怎麼定義相遇呢?我暫時把它定義成對大腦神經運行有影響的人,其實也就是會給人留下印象的人。但是這種方法太簡單粗暴了,未來或許會有更精準的方法。 而且可以順便記個日記,如果能清楚記得自己遇見多少人,那麼當我老了,也一定會因為遇見過這麼多人而感動,而豐盈,而不虛此行吧。 如果未來還有什麼其他需要補充的再加。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