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不敗之地
  • 其他
  • 連載
  • 04-12
  • 每晚6點日更。 文案一: 方輕燃和葉珩對彼此的第一印象—— “長得像吸血鬼的大少爺。” “長了張厭世臉的冷美人。” 方輕燃和葉珩交往後—— “隻要你不分手,我不會離開你。”方輕燃認真地說。 葉珩笑:“老婆你開什麼玩笑,我腦子壞掉了和你分手?” 方輕燃和葉珩分手後—— 葉珩無數次地想,他腦子真的壞掉了。 那個時候他望著方輕燃的背影,心中忽地閃過一個念頭。 方輕燃不會要他了。 文案二: 分手後再次見到葉珩,是在新公司與合作公司的會議上。 他變了很多。頭髮剪短了,鬢角乾淨利落,梳得一絲不苟。灰色西裝熨燙得平整挺括,剪裁考究的袖口露出半塊昂貴的黑金錶盤,領帶的溫莎結標準得如同出席晚宴。 本就立體的輪廓好似又被洗練了一遍,鋒利淡漠,英俊逼人,透出生人勿進的距離感,有一種不近人情的魅力。 方輕燃恍惚了一瞬。在眼前畫麵的衝擊下,記憶中葉珩的樣子幀一幀地失色。 下一刻,四目相對,她清楚地看見葉珩眼底的冷漠被震驚碾碎,在那變幻的目光凝固之前,方輕燃拉高唇梢,折彎眼角,確保自己露出無可挑剔的完美一笑。 “葉董好。” 文案三: 葉珩有個花花公子表哥,換女朋友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 得知葉珩和方輕燃分手,他一臉早有預料:“葉珩,還得是你啊。” 葉珩陰沉地看了他一眼。 周熠玩味地笑笑:“我承認我花心,但我敢說我冇傷害過任何一個女朋友。我找女朋友的標準很簡單,她們要的我都給得起,絕不會癡心妄想我冇有的東西。” “我看女生可是很準的,雖然她麵上冷冰冰,但一旦愛上,絕對是會把一顆真心剖出來送給你那種人,我知道自己配不上。” “你也配不上。” “給不了還敢招惹,你明明比我渣多了啊。”周熠拍了拍表弟的肩膀,笑得幸災樂禍。 據說,人和人剛分開的時候,其實是冇有痛感的,那時候更多的是錯愕,那份痛苦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每個回憶襲來的瞬間跑出來吞噬你。一條街道、一首歌、一種氣味,都足以成為淩遲你的凶器。 葉珩坐在車裡,外麵暴雨如注,他打開雨刮器,眼前的霧氣卻越來越重。 直到冰涼的液體劃過臉龐,震驚和迷茫從眼中一閃而過。他低下頭,低低地笑了。 他們在這座城市相遇、相識、相愛。從此,整座物是人非的城市,都是對他的淩遲。 敢愛敢恨的清冷學霸女主X後知後覺的豪門大少爺男主
  • 萬人嫌女配被迫擺爛[係統]
  • 其他
  • 連載
  • 04-12
  • 【黑切白薄情佛係美人x悶騷自戀騷話不斷死瞎子】 被當做軟柿子的花桃死後成為係統任務工具,讓母胎單身的她攻略五個事業心男主。 男主們心懷鬼胎,個個都不是好糊弄的主,隻要花桃舔得到位,等女主崛起就可以功成身退。 有貌美buff當金手指,扮演著惡毒花心女配當舔狗,快舔得一無所有時勉強完成了目標,突然因漏洞而無法脫離世界。 一想到還要應付五個煩人的傢夥,花桃當即擺爛,轉頭抱上了最粗壯的大腿。 誰知被她遺忘拋棄的男主們紛紛黑化,從爭權奪勢到為了她要死要活。 某竹馬將軍之子當街搶親:“桃桃,明明是我先來的。” 某癡情劍客苦苦哀求:“說好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呢?” 某多情和尚傳來書信:“為你,我蓄髮還俗。” 某美強慘頭牌哭泣:“壞女人,不是要為我贖身的麼?” 某霸道異域王子:“不嫁給我,就踏平你的國家!” 花桃:我不是惡毒女配嗎?難道錯拿了萬人迷劇本? …… 本來為了權利勾心鬥角的男人們為愛陷入修羅場,一個比一個瘋狂。 花桃戰戰兢兢逃避,驀然發現她抱緊的大腿也露出反派一笑:“滿意我給你的禮物嗎?小桃子。” 後來才知,阻止她離開的漏洞竟然在身邊! 【全程修羅場,都是反派追妻的手段;係統存在感不大。 1.大反派男主,算計人心的手段激進,男女主年齡差十一歲。 2.女主是唐僧肉,人人都想爭著吃,前期柔弱承受,中期柔弱抵抗,後期柔弱躺平。】
  • 奉神靈姬是黑蓮花
  • 其他
  • 連載
  • 04-12
  • 【複仇凶煞×失憶屍傀】 玉延靈誕生起就被奉神族人奉為靈姬,敬仰著、也寵愛著,嬌縱得不可一世。 卻在她盛大的笄禮上,新任族長,也就是她的未來夫婿,帶領族民將她獻祭入陵。 ———— 玉延靈在神陵中經曆淩遲刮骨,逃出來時隻剩一團微弱的靈識。 但天不絕她,反叫奉神族早早滅亡,亡魂受囚一方墓室,就像專門為她準備的饕餮盛宴。 玉延靈隻需抬抬手,就能將奉神全族的陰靈吞噬入體。 她不,偏要困住他們,教日日生出強烈怨念陰氣為她所食。 玉延靈:“為我子民者,生前以食糧供我,死後,也要用靈魂來奉我。” ———— 隻是,全族陰靈之中,唯獨缺少了豐夭夜。 這個與她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人,在她最歡喜的日子裡背叛了她。 人會做夢,凶煞也會做夢嗎? 當然。 玉延靈在神陵裡的百年間,每每夢見豐夭夜,都忍不住將刀子紮入他的心臟。 看溫熱的鮮血濺出,可是他看向她的目光卻不是仇恨,那是什麼呢? 不論是什麼,玉延靈鋒利的指甲紮入細白掌心,她發誓:“豐夭夜!我會讓你永生都為你的背叛付出代價!” 她一定要找到他,親手劈死他,再拘了他的魂,日夜淩遲,連屍骨都要做成屍傀供她驅使! ———— 豐夭夜什麼也不記得了。 不知道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字,從哪裡來,隻知道要找一樣東西。 好像是墓? 對,是一座墓。 他有一樣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被人丟在墓裡麵了,他必須要去找回來。 ———— 豐夭夜失憶的時候,被玉延靈一次次掠奪走力量,一次次身埋亂葬崗休養,又巴巴地回來將力量雙手奉上。 因為她告訴他,“是你把我丟進神陵的。” 他下意識搖頭:“不是我……我冇有……” 他怎麼可能這麼做呢? 可隻要是阿靈說的話,他都信。 他真的以為是自己親手葬送的她了。 如此罪孽,他萬死不惜。 所以不管阿靈如何懲罰他,他都甘之如飴。 ———— 後來,豐夭夜恢複記憶。 被拆了皮囊,扔在亂葬崗裡,殘破不堪。 而他的阿靈就站在山崗上,冷眼瞧他會如何複生。 拚儘全力伸出手,隔空撫摸玉延靈的臉,幸好,他冇有背叛她。 可還是覺得萬分虧欠啊,隻怪他當初冇有保護好她…… 玉延靈發現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似乎很多。 譬如,豐夭夜為她亡族,佈局百年讓她重生。 再譬如,以她之名行善,令後世敬她護她。 玉延靈細細縫合著少年的屍身,咬牙罵道:“傻子,敢再把我丟下,我絕不讓你找到了。”
  • 這不是做夢·無限流
  • 其他
  • 連載
  • 04-12
  • 聯邦上校謝淩寒是一把鋒利的刀,任務完成率高達100%,冇想到一朝翻車,生死掙紮間,卻被係統帶入所謂的遊戲世界,他唇角一勾,興致勃勃。 迷霧重重的醫院,夜晚飄蕩的白衣護士,手裡的針頭泛著銀光,嚇得眾人四處躲避,謝淩寒迎麵而上:“來來來,看你的針硬還是我的鐵桶硬!” 小護士撫摸著彎曲的針頭蹲在牆角,委屈得直掉血塊。 充滿古怪的山廟,逐漸逼近的濃霧,眼看著那身形詭異的和尚走遠,所有人著急的瞪著眼,謝淩寒扯了扯繩子:“那麼喜歡當馬,快跑啊!” 小和尚:壞壞!嗚嗚嗚…… 陰暗潮濕的小鎮,逐漸消失的人群 …… 攻視角: 陸問之第一次看到謝淩寒,就覺得這個人很有意思,明明是一群愚蠢且無關緊要的人,謝淩寒卻傾儘全力能救則救。 他真的很討厭麻煩,乾脆把這些人都殺掉好了。 “那個小女孩還挺堅強的,這都冇哭哎!” 陸問之怏怏地收回刀,往牆上一靠,算了。 有人在拖後腿,他臉上掛著溫柔的笑蠢蠢欲動 “讓他去吸引一下boss的注意好像也不錯。” 他收回即將踢出去的腳,點頭認可 …… 後來的後來,謝淩寒乾了票大的,滿空氣的汽油味,他嫌棄地擦了擦手,往一邊站著的人伸出手,陸問之笑了笑,遞了一個打火機。 雙男主,受視角多一點 表麵溫柔·冷漠偏執·外科醫生攻×看似慵懶清冷·腹黑愛皮·上校受
    • 1
    • 2
    • 3